这里的选举会死人!六位寡妇代夫参选曾有主妇真的当上总统

这里的选举会死人!六位寡妇代夫参选曾有主妇真的当上总统

烛光摇曳之中,巴托卡贝呆坐在屋中,她没有开灯,任黑暗蔓延,坐在黑暗中,她才会觉得心里的痛,好像轻了一些,往常这个时候,丈夫会走过来轻声安慰她,可现在,无边的黑暗中,只有她和自己的影子相互安慰,她的丈夫,待在桌上的黑白镜框里,冲着她笑,巴托卡把丈夫的遗像放在胸口,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……

咚咚咚,一阵敲门声响起,沉浸在悲伤中的巴托卡贝这才回过神来,她恍惚中想起了什么似的,快步站起来开了灯,拢了拢头发,开了门,门外有好几个中年男人,有人指了指巴托卡的脸“夫人,时间到了,您的这里?”,巴托卡这才意识到,自己脸上的眼泪还没有擦,她用手抹了抹脸,深吸一口气,露出坚定的眼神,“我们走吧”,巴托卡走出院子,街道上响起一阵阵欢呼声,她的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,举起手跟人们致意,仿佛忘记了刚才自己独处一室的悲伤。

这就是寡妇葛楚德.巴托卡贝的生活,在丈夫去世以后,她来不及擦干眼泪,就披挂上阵,登上了丈夫生前的战场——参加菲律宾中期选举,她的丈夫,疑似被选战中的对手枪杀,巴托贝卡没有时间悲伤,选举将于5月13日开始,她所有的时间,都要用来熟悉选民、演讲、拉票,表现出自己是可以托付和信任的政治人物遗孀。

接受采访时巴托贝卡必须要做的事情,她还要在镜头在一次次提起自己的亡夫,尽管这会一次次撕裂她心中的伤口,她在镜头前不能哭出声来,那会显得他很柔弱,但她也不能面无表情,那会显得刚做了寡妇的她太冷酷,所以巴托贝卡眼中含着泪水,对着镜头说到:我并不一定要出来参选,但如果我不出来,我丈夫的竞争对手会很得意,我必须要为我的丈夫罗德尔,还有达拉加(菲律宾地名)的人民做些事”,为人民做点事,巴托贝卡是从丈夫那里学来的,在丈夫去世之前,她对政治、选举和选战其实一无所知。

但在菲律宾,跟巴托贝卡一样的女人其实并不少见,就在即将到来的菲律宾中期选举,至少就有6个女人,是因为丈夫遇害而代夫出征,站上了选举讲台,巴托卡贝只不过是其中之一。菲律宾的选举,是个以命相搏的战场,在丈夫们遇害后,代夫出征,遗孀披挂上阵参选似乎已经成为了当地的传统。

菲律宾是个发展中国家,还有很多贫困人口,如果能在选战中胜出,担任公职,不仅可以领取稳定的薪水,衣食无忧,还因为掌握了很过关节,而一只手抓住了摇钱树,这导致了菲律宾的选战,异常的激烈,以命相搏真的不是据笑话,因为参加选举丢了命的人,真的不在少数。

这次菲律宾中期选举,有超过6100万的选民,将于5月13日投票选出18,000个公职岗位,这些位置包括从国会参议员、地方议员等要职。

跟巴托卡贝一样,同样被迫参选的杰玛.鲁比甘,她之所以要参与选举,目的很单纯,不是为了做公务员领薪水,也不是为了谋求更高的全力,她只想为死去的丈夫要个说法,她的丈夫在去年宣布参选屈斯马泰尔斯市长后,被谋杀遇害,虽然有传言说该市现任市长马提瑞斯就是凶手,但至今地方检察机构并未就此事启动任何调查或检控程序。

有时候女人一旦认真起来,比男人还要可怕。如果你以为宣布参选的菲律宾遗孀们,只是来玩玩或者为了寻仇,那可能线年,是整个菲律宾政治人物遗孀们的高光时刻,那一年一位名叫科拉蓉.艾奎诺的政治人物遗孀,真的当上了万人景仰的总统。

科拉蓉在参选前也跟巴托贝卡一样,是个不问世事的家庭主妇,可就在她的丈夫艾奎诺在1983年,被当时的总统马可仕的卫队暗杀后,她披挂上阵,演绎了一场当代穆桂英,上阵杀敌的传奇,虽然科拉蓉在当年并未胜出,没能赢得1986的总统选战,但随后菲律宾爆发了人民力量革命,当选的总统马可仕流亡海外,科拉蓉就真的当上了菲律宾总统。

至于这些失去了丈夫的女人,为何能在选战中胜出,专家的评论是:遗孀候选人们能够继承丈夫的声望,同时具备承受苦难、坚忍不拔的品质,这不仅能唤起选民的认可,很多人出于同情心,也会为她们投上一票。

评:古有花木兰代父从军,今有菲律宾寡妇们替夫站台,这些女人们顶起来的,可不只是半边天呦!

留下回复